农电亮话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演进成效与完善路径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健全党中央对科技工作统一领导体制,健全国家新体制,增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优化配置”整合创新资源,优化国家级科研机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和龙头科技企业。 定位布局,形成国家实验室体系,统筹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和区域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加强基础科技能力建设,加强科技战略咨询,提高整体效能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塑全球创新格局、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我国正处于从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迈向创新型国家行列的重要时期。走在创新型国家前列,面对新的发展形势,要建立独立完整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通过自主创新实现关键核心技术供给,这是加快原始创新的重要支撑建设农业科技强国,推动创新型国家建设。

一、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沿革及现状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主要经历了计划经济、改革开放、十八大等阶段。 在计划经济阶段,科技活动服从计划经济,科技发展纳入国家计划,通过财政拨款支持各类研究开发项目,科研成果最终推广到各个领域。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免费。 农业科技创新体系以政府部门为决策核心。 农业科研机构和农林院校是政府直属的科研执行机构。 农业科技创新体系主要包括国家农业科研机构、农林院校、部委和地方农业科研机构。 。 改革开放后,我国农业科技创新政策制定和创新实践充分体现了市场导向。 先后印发了《1978年至1985年全国农牧业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关于加强农业科学研究工作的意见》和《适应国家农牧业发展实施要点》等政策文件。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深化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特别是1996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九五”期间深化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深化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基本框架。国家创新体系,即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开发体系、以科研机构和大学为主体的科学研究体系、社会化的科学技术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创新政策数量快速增长,为加快农业科技体制改革、突破瓶颈提供了法律和政策支撑影响农业科技创新,深化人才发展机制。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农业科技投入快速增长,从2012年的257.1亿元增至2020年的463.33亿元。同时,中央财政投入13.4亿元加强农业农村部重点实验室条件和能力建设。 中央财政每年投入26亿元,支持全国2500多个农业县完善农技推广体系,提高农技推广效率。 农业科技创新体系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目前,我国已形成政府主导的农业科研院所(含三级农业科研院所、中科院涉农科研院所)、农林业等多主体参与的创新环境。大专院校、涉农企业、农业技术推广服务机构。 不断优化的符合中国特色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总体结构。 农林院校肩负着培养农业科技人才和农业基础研究的使命。 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充分发挥学科交叉和基础研究优势,开展前沿技术探索和关键技术突破。 农业科研院所承担着国家重大科技任务、应用基础和应用研究、农业技术推广等任务。 我国农业科研院所主要包括“国家-省-市”三个级别,以及中科院涉农科研院所。 其中,国家级农业科研院所和中国科学院涉农科研院所主要围绕国家战略需求,开展长期性、公益性、战略性重大技术研究; 省级农业科研院所主要围绕区域农业特色,开展农业科技创新,服务地方农业产业发展; 地市级农业科研院所的主要任务是推广农业技术。 与农业领域其他主体相比,涉农企业具有明显的市场需求、集成创新、组织平台优势。 从现代产业链来看,涉农企业在有效协调资源、带动产业示范方面具有“链长”的特点。 对保障农业产业链的独立性、安全性、可控性发挥着重要作用。 金融机构、中介机构、促进机构等深度融入农业科技创新过程,助力推动农业创新体系转型升级。 创新环境是影响农业科技创新行为、促进农业科技创新发展的一系列有效制度安排,包括制度环境、经济环境、市场环境、科技环境等。

二、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十年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不断完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效率显着提高。 为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61%,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引领产业升级、加快绿色发展发挥了关键支撑作用。 突出贡献。 一是提高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效率,推动关键核心技术突破。 我国农业科技创新领域坚持国家战略导向和产业需求导向,农业关键核心技术不断突破。 种业自主创新不断提高。 中国水稻研究所成功培育出华占、春江12号等一系列高产水稻新品种,袁隆平团队研发的“超高产千号”再创世界纪录。 智能农机装备升级,攻克了采棉机整机产品和采棉头核心部件的技术瓶颈,突破了超小流量喷嘴和植保无人机精准施药技术。 动植物病害防治取得突破。 重组新城疫病毒灭活疫苗(A-VII株)成为我国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城疫疫苗,打破了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 二是提高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效率,有效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战略。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主要农作物自主育成品种面积占比超过95%,主要畜牧品种核心品种自给率超过75% 。 良种贡献率超过45%,我国粮食产量连续十年保持连续增产,有效发挥了“压舱石”作用。 此外,重要农产品供给呈现多元化,蔬菜、水果、蛋、肉、水产品产量大幅增长。 三是提高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效率,有效推进绿色农业发展进程。 围绕农业面源污染防治、耕地质量保护和改善、生态循环农业模式探索,科学施肥、节水灌溉、绿色防治等技术得到广泛推广晋升。 循环农业模式和配套技术体系逐步形成,化肥、氮、磷化学农药施用量分别减少20%和30%,有效遏制农业面源污染加剧的趋势。 此外,党的十八大以来,三大粮食作物化肥、农药利用率分别提高到40.2%和40.6%,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率提高到0.568,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5%,农业绿色。 开发进程显着加快。

三、完善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前进路径

我国与世界农业科技强国相比还存在明显差距。 要加快改进农业科技短板,实现高水平农业科技自力更生、自力更生。 当前,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最突出的短板是政府支持力度和稳定性不够,农业科技创新的公共性、基础性、社会性没有充分体现; 涉农企业创新能力不足,难以成为技术创新领头羊。 主体; 产学研合作机制不健全,市场导向不足; 金融和中介机构嵌入程度不深,集聚效应未充分发挥。 为此,应进一步优化和完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路径,坚持在现有体系架构基础上重塑和提高创新效率,弥补这些短板。 一是聚焦使命、定位、主要职责、主业,增强国家战略科技实力。 坚持党的领导,突出制度优势,坚持使命定位,聚焦主责主业,面向世界科技前沿、经济主战场、国家重大需求、人民生命健康,加快打造原创创新源泉,加快完善农业科研机构是基础,农业院校是生力军。 充分发挥农业科研院所在国家战略需求、国家发展大局、重大科技突破等方面的特色。 充分利用农业院校基础研究深厚、学科交叉融合的优势。 突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部署,确立国家科研机构和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核心地位,开展战略性、基础性、前瞻性、长期性、综合性、公益性科学研究我国农业农村整体发展。 。 依托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等有条件平台,集中优势力量,启动重大任务联合攻关机制,推动原始创新重大突破。

二是畅通产学研对接机制,构建系统的农业科技合作机制。 构建农业科研院所、农林院校、涉农企业等各利益相关方有效沟通、系统衔接、融合推进的协同创新体系,构建以企业为主体的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强化“产”和“用”主体地位,实现创新链、产业链上中下游衔接、创新端与应用端有效对接。 巩固强化建设农业科技创新联盟,通过资金支持、项目推动、任务牵引等方式,整合不同单位、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科技创新主体,参与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建设,引导各类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建设。科技创新主体“下一盘棋”紧密合作,推动多学科技术成果“一体化”全面融合,切实发挥科技创新联盟在解决重大关键农业基础问题上的重要作用、区域和行业科技问题。 创新国际农业科技合作新模式。 紧紧围绕加快建设世界重要农业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的目标,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扎实服务国家外交和“一带一路”建设,着力推动农业转型升级国际合作升级; 细化合作布局,推动政策创造,系统梳理和充分利用国际合作资源,推动科技企业融合“走出去”。 三是强化政府支持,构建稳定支持与竞争相衔接的资金支持机制。 聚焦国家农业高水平科技自力更生需要,优化科技创新经费结构,重点支持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创建,强化中央对农业科技创新的支持作用支持各类科技创新要素,确保稳定支撑和竞争性支撑相互衔接、互补。 共同责任。 面向农业科技自立自强,依托科学中心、技术中心开展的重大联合攻关任务,重点部署超长周期、非共识的重大科学问题和关键技术问题研究、紧急性质,并提供稳定的支持。 对竞争性支撑不足的重大任务提供后备支持,对保障周期短的重大任务部署开展项目前、项目后研究,确保重大联合研究任务持续稳定发展。

作者:毛世平、林庆宁、王晓军,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

【农业强国光明谈】我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的演变、成效及完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