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农业大国科技领军人物实施农业科研卓越人才培养计划十年成效显着

“经过技术集成和实验示范,形成了一套玉米籽粒机械收获技术体系,实现了农机农艺一体化,改进了种子和方法,推动了我国玉米生产方式的转变。”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李少坤介绍。 玉米粒收获机比穗式收获机节省成本15%,减少粮食损失6%左右,品质水平提高一级以上,每亩节约成本增效约150元,相当于每公斤成本降低0.1元至0.15元。 玉米粒低破碎机械化收获技术是农业科研优秀人才培养计划成果之一,也是2020年农业农村部十大领先技术之一。

2011年起,农业农村部开始组织实施“农业科研优秀人才培养计划”,选拔了300名农业科研优秀人才和创新团队。 像李少坤这样的一大批农业科研优秀人才和创新团队迅速成长。 经过十年培养规划,已建成一支6000余人、学科专业布局合理、综合素质能力较高、自主创新能力较强的高层次农业科研人才队伍。

为农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在香蕉领域,凡是抗枯萎病的品种,最受蕉农欢迎。 近年来,在众多新品种推广中,“中蕉9号”脱颖而出,成为香蕉界的“网红”。 “中椒9号”由国家杰出农业科研人才、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易干军培育。

易干军告诉记者,“中椒9号”最大的特点和优势是田间不易感染香蕉枯萎病,丰产性能好,抗风抗寒能力强。 两年来,“中椒9号”已在近40个地方推广种植。 亩产比普通品种高20%以上。 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任何植物出现枯萎病。

易千军2012年入选国家农业科研杰出人才,其领导的香蕉遗传改良创新团队选育的抗枯萎病香蕉新品种“中椒9号”是国际香蕉抗病的重大突破育种,逐步解决了香蕉枯萎病危害的国际重大难题。 他表示:“培训项目对团队的科研起到了带动作用,有助于研究成果解决行业关键问题,促进了该领域的国际交流。”

在农业科研优秀人才培养计划支持下,科技成果不断涌现,服务业水平稳步提升。 培养计划突出服务业,着力培养产业发展人才,真正把论文写在地上。

陈万全研究员带领小麦真菌病害综合防治创新团队构建小麦条锈病源基地综合治理技术体系,每年推广应用超过7000万亩,节约资金超过20亿公斤小麦损失。

金丽萍研究员带领马铃薯生物学与遗传育种创新团队,研发的早熟、优质、多抗中型马铃薯品种推广面积超过7400万亩。 年种植面积约占全国早熟面积的1/3,实现增加值156亿元。

从全国农业科研人员中选拔了300名优秀农业科研人才及其创新团队,覆盖农业各个领域。 他们既有国际领先的科研能力,又有成果转化能力。 据中国农学会不完全统计,培养期间,优秀农业科研人才及其创新团队获得国家和省级知识产权3392项,科研成果转化应用384项,科技推广面积达3.15个。亿亩,建成试验示范基地147个,吸纳当地劳动力26.9万人,推广应用效益达2613.4亿元。 其中,145名农业科研优秀人才担任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后科学家,担任我国农业产业各领域科技“带头人”、“带头人”。

培养造就一批国家农业战略科技力量

农业农村部科教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优秀农业科研人才培养计划资金的稳定支持和灵活使用,极大释放了科研生产力。 自2011年立项以来,中央财政连续五年每年给予每位优秀农业科研人才及其创新团队20万元的经费支持。 自主选题、学术交流、学习培训、文献出版等支出不作为科研经费,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的创新创造力。

应一斌教授带领智能生物产业装备创新团队,成功研发出2万枚/小时、5万枚/小时商业化加工成套设备,极大提高了鸡蛋商业化加工效率,打破了鸡蛋商业化加工的市场。国外产品。 市场垄断。

程家华研究员带领近海渔业资源保护研究创新团队自主研发了鱼类实体标准化智能识别软件工具和覆盖渔业全产业链的多主题国家渔情大数据共享平台,构建了渔业资源动态监测与应用平台。国家综合渔业形势信息。 服务技术体系。 三年来,仅涉外渔业板块就新增产值182亿元、新增利润91亿元,其应用惠及数十万艘渔船、800多个养殖示范场、数百万人。全国各地的渔民。

在培养计划实施的带动下,优秀农业科研人才所在单位也在创新团队人员配置、资源共享、财政投入、团队成员培养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带动效果显着。 例如,中国农业科学院将直接选拔农业科研优秀人才作为科技创新项目的主持人,每年给予20万元的绩效奖励。 广东省农科院将选拔的农业科研优秀人才直接纳入登山队培养计划,每年提供60万队伍建设经费。

中国农学会党委书记陈金发表示,培训计划虽然资金量不大,但引导作用非常明显,发挥了“四两”效应。

培养期间,共有13名农业科研优秀人才成功当选两院院士,276名农业科研优秀人才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839项。 这些科学家已成为我国动物育种、动物医学、农作物育种、植保、智能信息等领域的战略科学家,成长为引领这些领域发展并实现弯道超车、跨越式跨越的顶尖人才。走向世界科技前沿。

打造农业科技人才培养“孵化器”

农业科研杰出人才培养计划既着眼当前,培养农业科技拔尖人才,又着眼长远,加大青年人才培养力度,通过团队建设发挥“传授和指导”作用,开展我国农业发展的人才储备和梯队建设。

“培养计划对团队人才梯队建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获得优秀科研人才称号之前,我们团队只有20人,现在团队成员有48人。” 肉类科技创新团队首席研究员张德全表示,除了人员数量增加外,团队的人才结构也更加合理。 研究员人数由1人增加至2人,副研究员人数由1人增加至3人。 团队成员更加年轻化、更有活力、更富创新精神。 在培养计划的资金支持下,团队成员可以自主开展研究相关选题,有利于青年科研人才的培养和培养。

在第一批农业科研优秀人才的影响下,又有一批青年人才成长为第二批农业科研优秀人才。 比如,经济作物病虫害监测与防治创新团队首席研究员卢彦辉,是农业科研优秀人才中唯一的“80后”。 为华北、新疆经济作物病虫害预测和绿色防治提供重要科技支撑。

“与科研项目不同,农业科研优秀人才培养计划以人才培养和团队建设为基础,更符合人才培养规律,把握科研工作根本。” 陈金发认为,培训计划符合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 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储备了充足的人才。

广东省农科院党委书记廖森泰告诉记者,农业科研卓越人才培养计划很受团队欢迎,有一定威望,但其水平仍有提升空间。影响。 “希望国家相关部委,特别是农业农村部、科技部、教育部,将‘农业科研优秀人才’作为奖励因素并在选择其他项目时给予他们一定的优惠。”

十年养树,一百年养人,领军人才的培养不是一蹴而就的。 可喜的是,引领农业高质量发展的“一往无前”的成果不断产出,引领农业科技走在世界前列的“大师”“领军人物”正在加速成长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农业现代化提供有力基础。 技术和人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