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员直言考核指标过分不仅做项目还发文章完成教学要求

26日,上海市政协科教委就“健全风险分担和全链条加速机制”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进行调研。 以下摘自文汇报《自由探索》不能总是“自带干粮”,有删减。

科研项目的“预期成果”产出是什么?

这个问号让很多打算申请基础前沿探索项目的研究人员望而却步。

“我们总是想着最后交付,所以我们通常会申请那些风险低、肯定会成功的项目,甚至我们申请时项目已经完成了70%到80%。”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一位一线研究员三言两语说出了困境。 其中,担忧直指基础研究“自由探索”的瓶颈:科研经费相对保守,学术生态有待改善。

对于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科研经费趋于保守几乎是普遍现象。

分析原因,上海交通大学学术发展与成果办公室副主任韩海波提到了三个关键因素:回报率难以预测、审核不通过、“安全”的学术氛围导向。 “资助机构更愿意帮助那些明显有望带来科学研究的公司。” 奖励研究; 学术界普遍存在同行评审机制,但评审专家知识有限,无法对项目的研究价值达成共识,项目无法通过评审; 科研人员本身考虑职务晋升、奖项和卓越等因素,更倾向于选择进步的、有保障的‘安全’研究。”

他认为,借鉴国际经验、完善同行评审机制不失为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 “采用匿名评审、多级评审等方式,消除评审偏差,减少不确定性。” 但同时,风险也必须“控制”,通过培训和选择合适的项目经理并赋予其充分的自主权,“采取灵活的阶段性评估,实时关注研究结果,动态调整资助计划以止损”并及时降低风险。”

同行评审机制的完善,或许并不能彻底改变研究者的主观“倾向”。 自由探索需要什么样的学术生态?

“过高”的指标成为一线研究人员在描述学术氛围时绕不开的话题。

与会的一线科研人员直言:要做项目、发表文章、完成教学要求。 “如果能24小时使用,我们愿意不睡觉全部使用。”

更大的研究自由意味着削弱不必要的指标。

座谈会上,相关讨论指出了几个共识点:弱化对“预期结果”输出的刚性要求,从根本上解决科研人员的研究忧虑,有利于营造“容错”氛围。 制定真正有利于选拔“研究能力”的资助政策,激励和引导科研人员进行前瞻性探索。 在研究过程中落实“科研人员主导”的科技政策——有关管理机构应赋予科研人员项目实施的决策权和技术路线的选择权,并允许其中途灵活改变研究路线。回应研究实践和想法中出现的新研究问题。